一个铜把手

Captain Jack Sparrow/Steve Rogers/King Arthur
Team Cap
法鲨
EC/Stucky/蓝色生死恋/队琴/团兵/鹰红

是我输了👋👋👋RPS文十篇有九篇雷的不能看

不是说萌ABcp的人不能在AC的tag下发东西,但是次次都要在AC tag下强调一下“啊,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更喜欢AB”,真的真的真的很Ky。

所以说,文笔好和写H写得好简直是两码事啊,看到一个文笔幽默有趣的作者写的H,堪比翻车现场,描写的就好像三流肉文一样……

一个盾妞脑洞……

啊,这个盾妞好甜啊,咬手绢哭唧唧好想看全文,不过脑洞也很好吃。

semiquaver:

盾单性转,所以是逆,避雷吧。

大致前面剧情与美队12一样。
小史蒂薇一直暗恋着邻居的吧唧哥哥却因为自己严重的病症不敢说,而吧唧哥哥很迟钝一直把她当小妹妹。然后吧唧哥哥上了战场。史蒂薇本来就很有热情也有思想,再加上想追随吧唧哥哥就希望参军去前线当然被拒。但阴差阳错却被博士选中。
然后盾妞力排众议成为了最后的当选人,注射血清成了超级战士。本来以为这样她就能上前线了,结果却被送去跳大腿舞。她这种力与美的结合体立马受到追捧成为全民意淫对象,当然也有很多人对她有很多不尊重的言论。盾妞只能默默忍受,并且希望有天能摆脱这些,实现自己真正的价值而不是在这里卖肉跳大腿舞。
有次去军营,她被那些大兵羞辱式的言语弄得气愤难当,怼了他们一顿以后直接下台走了。结果碰到了佩吉知道了吧唧部队的事儿于是千里救吧唧一战成名,终于也获得了组建自己的小队的权利。
当晚在酒馆里,盾妞成为了万千瞩目的焦点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和身材,而是因为她的能力。她很高兴,并且决定向吧唧吐露心意。
结果吧唧和美女们调情不亦乐乎,到了盾妞面前反倒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了,又变回邻家贴心哥哥,还开玩笑说她长大了,现在是全美国最美最厉害的女人,自己要好好帮她把关。
本来盾妞在口边的告白就转成了“你愿不愿意跟着美国队长出生入死”。盾妞看着吧唧又和别的女军官调情的时候想,这个人大概就是对她没有那种意思吧。

之后吧唧成了她的副手,一直像是哥哥一样照顾她。本来咆哮的人以为他们是青梅竹马有点暧昧关系,但后来相处多了才发现更像兄妹,就再也没人这么认为了。
虽然盾妞战功赫赫但风言风语还是不少。毕竟一个女人在一堆男人里,总有些难听的话。每次吧唧听到关于盾的那些猥琐言论就无视军纪直接上拳头,揍得人满地找牙,还因为这个受过处分。
盾妞也劝过他说自己不在乎,但吧唧不听,还是谁说你我打谁。
当然军中也有他俩的传闻。但因为吧唧一直比较活泼,经常勾搭女军官,但在盾面前都特别正直,更像哥哥。盾妞也是对吧唧一直是很尊敬,虽然关系很好,但没有任何别的表示。逐渐大家也觉得这两人就是情同兄妹,到处都在赞扬他俩纯洁高尚的友谊。
后来吧唧为了保护盾妞掉火车,盾妞彻底心死,抱着与红骷髅同归于尽的心上了飞机然后坠海。

七十年后盾妞醒来。发现世界大变样,自己甚至被戏称“自由女神”。她和吧唧高尚纯洁的友谊依然被赞颂,没人知道她其实暗恋吧唧好多年了。
后来就是美队2的剧情啦,吧唧和盾妞在天空母舰相遇。盾妞觉得自己会死,于是在最后一刻深情告白。
吧唧哥哥救了落水的盾,然后被赶来的其他人逮捕。
吧唧的记忆很混乱。其实七十年前他就喜欢盾妞,只是一直觉得她值得最好的,自己只要当个好哥哥守护着她就好。特别盾妞打了血清以后,吧唧更觉得她应该也一定会找到世上最好的男人,而自己只要一直保护好她就行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幻想与盾妞的种种幸福生活,甚至想过如果战争结束盾妞也回到布鲁克林,还没有男朋友的话,他就告白。
记忆混乱的冬吧唧在听到盾的告白以后,就更加混乱了,幻想与真实的记忆混在一起。让他误以为自己是盾妞的丈夫。
盾妞醒过来后,sam说队长你原来说你没谈过恋爱也太不厚道了吧?
原来吧唧一直要求见她并称自己是她的合法丈夫。
盾妞很吃惊,赶紧解释。然后赶去了关押吧唧的地方。
当局以盾妞并不是吧唧亲属没有法律立场等一系列理由拒绝盾妞带走吧唧先进行治疗的要求。盾妞迫于无奈,只好说自己和吧唧已经秘密结婚但由于战争时期特殊,没有公开。
经过朋友们的帮忙终于把吧唧接回家。结果是吧唧更加坚信自己是盾的合法丈夫。

吧唧虽然精神状态不好,一直很沉默,但也觉得很愧疚,想要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于是盾妞总能看到冬吧唧很笨拙地学习各种家务,试图照顾她,出门的时候紧紧护着他。
即使盾妞跟他解释过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冬吧唧也不听。
本来盾妞是准备了客房给冬吧唧睡,然而吧唧一定要睡在她旁边。盾妞本来有些羞涩,后来她发现吧唧只是躺在她身边却不做什么,甚至不睡觉,一晚上都在身体紧绷地放哨。
盾妞很心疼,于是抱住吧唧帮他放松,并且说如果你是我丈夫就该乖乖听话闭上眼睛。
吧唧有些别扭但还是听话了,但精神依旧紧张。盾妞就给他讲一些小时候的事情,讲着讲着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吧唧埋在她胸里睡得正香。
盾妞一下少女的娇羞了,猛的站起来。结果吧唧也很紧张地坐起来问她怎么了。盾妞羞羞地说我去给你做早饭,然后逃到厨房。
正当她煎蛋的时候,吧唧从后面抱住了她还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盾又吃了一惊,下意识就推开了吧唧,问他怎么了。
巴基说,我看到别的夫妻都会这样。
盾妞说,我说过了我们并不是夫妻关系。
结果吧唧表情超受伤!盾只好抱住他说,我不是不喜欢这样。
于是接下来的时光里吧唧一直学着当体贴男友,虽然很笨拙也很可爱。
他到哪都护着盾,从电视里学了老掉牙的招数来哄盾妞,还学会了早安吻晚安吻告别吻之类,也在战斗中神乎其技地救了好多次盾妞。
盾妞本来还一直解释,以为他不想在吧唧脑子混乱的时候趁人之危,后来解释也没用,就算了。并且她发现她已经习惯并且沉沦于吧唧男友般地爱护了。

吧唧的精神也逐渐在变好,想起的事情越来越多。
直到他有天突然想起一个他帮盾妞筛选追她的男人的事情,然后接连一串,他猛然顿悟他并没有跟盾妞结婚。
盾妞从外面回来,就习惯性地搂着他亲了一口。结果却被吧唧推开了。
“对不起,我想起来了。你其实不必一直迁就我。”
盾妞整个人就愣在原地,然后清楚明白自己幻想中的好日子到头了。
吧唧接着说,“但我会负责的,给我个机会重新开始追求你好吗?虽然我知道我不够好。”
盾妞突然就哭了,看着巴基说,“我可不要男人负责,给我个像样的理由吧。”
吧唧有些迷茫地看着她,然后走过去吻她。
“我爱你。”

莫名其妙的失眠,我猜可能是因为今晚看了漫威全员视频《如果我们不曾相遇》,电影的感动和自我的反思双重影响下让我无意识的神经兴奋,难以入睡。
因为情怀和感性而产生强烈的情感波动是常常发生在我身上的,我会因友情、爱情、亲情而感动到哭泣,会因反抗、战争、正义而激动到落泪,为悲剧哀鸣为喜剧开怀——虽然我总是用眼泪来结束这一切,但我从不认为这是懦弱的,我把这个视为有一颗冲动、热血又柔软的心的象征,我为自己而自豪。
但是,有些时候这样过于强烈的情感就会影响到我的生活,我会分散注意力,我会不能静心努力——我觉得这一点需要归根于我的懒惰,我没有学到我敬佩的角色的优点,自卑、懒惰、缺乏毅力和坚持,这或许就是我如此敬佩——或许我的内心是羡慕与嫉妒,这些超级英雄,比如美队、比如巴恩斯中士、比如猎鹰、比如X教授,强大而温柔,正义又忠诚,顽强且坚韧,直面错误与曾经的惨淡,想未来奔跑追逐太阳,我希望我能有一天做得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凌晨一点在辗转反侧中打下这些娇气的文字。

━━━━━━━━━━ ━━━━━━━━━━ ━━━━━━━━━━ ━━━━━━━━━━ ━━━━━━━━━━ ━━━━━━━━━━ ━━━━━━━━━━ ━━━━━━━━━━

哦,事实上,躺在床上两个小时过后,我才反思自己,是不是因为晚上七点的那一大杯拿铁让我失眠到现在。

【盾冬】时间的玫瑰S10A下(原著向,HE)

心里酸酸涩涩的,命运无法击垮他们,他们会越过所有坎坷,相会在布鲁克林。

醉雨倾城:

S10 A(下)




一般情况下,史蒂夫出门总是喜欢骑复古机车,但是为了关于大峡谷的约定,他之前买了一辆二手的越野车,现在还停在地下车库里,落满了灰尘,车窗被顽皮的孩子涂抹了一些脏话。史蒂夫胡乱抹了两把,颇为不好意思地打开车门坐进去,插进钥匙,拧了一下,油箱是满的,发动机工作正常,顺利打火。他伸手摇下车窗,刚想要招呼冬兵,发现那个沉默如同幽灵的人已经绕到了车厢后面,轻轻敲了一下背板。史蒂夫猜想这也许是他这些年的另一个习惯,需要确认后备箱里没有任何威胁,才会坐进车里,于是他按电钮打开了后备箱锁,然后惊讶地从后视镜里看到,冬兵并没有检查那里的意思,而是用右手拉开了后备箱门,非常自然地坐了进去,在逼仄的空间里蜷起他的长腿,随手关好了车门。


美国队长反应极快的大脑死机了好几秒钟,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跳下车,冲过去重新拉开后备箱,他的巴恩斯靠着一边的车厢,修长的双腿一屈一伸,铁胳膊非常自然地垂着,右手抱着膝盖,大概是美国队长的速度太快,他甚至来不及把落在车厢角落的渴望的眼神收回来——那里堆着三罐亮晶晶的苹果酱,史蒂夫回到华盛顿以后,并没有好好收拾过收拾他的车。


冬兵皱了皱眉,侧头看向突然跑过来的史蒂夫,毫不掩饰他的疑惑。史蒂夫向来是个能言善辩的人,他很会鼓舞士兵们,即兴讲话也一样激动人心,可是这一刻他被自己的想象吓住了,声音干涩:“他们……一直这样?”


也许真的是他们之间奇异的联系,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居然被冬兵理解了,他觉得美国队长简直婆婆妈妈,不过考虑到他正要搭便车,他还是非常耐心地给出了答案:“不,多数情况下会有装备箱。”


史蒂夫的心快被揉碎了,再次死机似的表情让冬兵误会了,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全封闭,还会有镇静剂。”


就好像人们往往用使劲拍打的办法帮助计算机重启,这句话居然让无坚不摧的美国队长回过神来,史蒂夫艰难地调整了一下语调:“你可以……”他看见冬兵坚决地摇了摇头,于是只好把后面那句“到前面来”吞了,转而抄起一罐苹果酱,确认没有过期以后扔给冬兵:“……随意。”


冬兵敏捷地接住了那个玻璃罐子,点了点头。恰巧有一辆车打着前闪缓慢地开过他们身边,史蒂夫看见那双冷漠的蓝眼睛里闪过一丝货真价实的笑意,与1943年圣诞节前,巴恩斯拎着枪出去执行任务,却在飞机关上舱门前一刻,从他口袋里摸走一盒润喉糖的时候,如出一辙。


史蒂夫轻轻关上后备箱门,锁好,转回驾驶座,打火,调头,在夜色中离开华盛顿,经巴尔的摩、纽瓦克、威尔明顿、爱迪生,直奔纽约。


他的车速很快,凌晨四点多,他们的车子进入了曼哈顿,路过布鲁克林大桥的时候,后备箱里的年轻人动了一下,于是史蒂夫配合地打开了天窗,冬兵敏捷地翻过后座,撑着车顶,把半个身子都探出天窗。


七十年过去了,这座传奇般的大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1950年的重修让它增加了六条新的车道,每一年的独立日,人们都会在这里放烟火。1940年圣诞节以后,他们买车之前的几个星期,每天晚上史蒂夫下了班,就会陪在曼哈顿上夜班的巴恩斯沿着木道一路走过布鲁克林大桥,看曼哈顿的灯火渐次亮起,然后他们在桥的那一头,悄悄地吻别。


那些美好的记忆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经被佐拉屏蔽封存,冬兵只是觉得这座桥,这里的风和纽约东河都让他非常愉快,如果不是史蒂夫皱了皱眉,他大概要翻到车顶去坐——这对他来说很容易,甚至还能准确地击中500码内的任何目标。


“这不是战斗,是回家。”史蒂夫轻声说,冬兵皱着眉想了想,他从来没有过“家”,无论克格勃或者海德拉,都只有存放武器的库房,他很喜欢冷冻槽里那些玫瑰花的梦,但不代表他能把那个到处是灰尘、甚至还有蜘蛛网的冷冰冰的地下室当成家,这个单词陌生而温暖,他舔了舔嘴唇上的苹果酱,决定接受史蒂夫的话,毕竟,这确实不是战斗。


到达他们熟悉的街区时,路灯刚刚熄灭,但天还没有亮起来,史蒂夫把车停在街口,然后打开后备箱——离开布鲁克林大桥以后,冬兵又回去了他最舒服的位置,史蒂夫能做的只有关上天窗,然后继续沉默地开车,除了导航仪,没人说话。


他们走路穿过逼仄的街道,时光仿佛在这里凝滞了,连街角那家面包房都在,依稀能看见厨房亮着昏黄的灯,穿大围裙的女面包师正把一大盘全麦吐司从烤炉里叉出来。


山毛榉比他们离开的时候粗壮了不少,冬兵仰着头看了看那些茂密的枝叶,又低头看了看地上朦朦胧胧的影子,他知道这是他来过的地方,于是可以安心地跟着史蒂夫继续往前走,直到他看见那栋很旧的维多利亚式老房子。


很小很小的一栋房子,只有两个卧室和一个很小的起居室,门廊和地台都是木头的,已经腐朽得很厉害,花园也很小,只有一道歪歪扭扭的篱笆墙,尽头是邻居家的石墙。贴着篱笆茂盛生长的玫瑰花仍然热烈地开着,冬兵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那柔嫩的花瓣,俯下身子深深地嗅了嗅浓郁的花香,他似乎是微笑了,声音很低,不过被超级血清强化过的美国队长却听见了,他说:“……原来是粉色的。”


史蒂夫没来得及问,冬兵已经抬起一条长腿,悄无声息地跳上了一米多高的篱笆墙,他的动作像猫一样矫健而轻捷,每一块肌肉都能精确发力,作为一个身高超过5尺9寸、还有一条很沉的铁胳膊的成年男人,他这么轻轻巧巧地跳上去,那些老朽的木头做的篱笆墙竟然都没有晃一下。


很难想象就是同一个人,从大桥上跳下来的时候居然将一辆汽车砸成了废铁。


他站在那里,久久地凝视着窗户,并不说话,史蒂夫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老旧的铜钥匙:“要不要我去把灯打开?”


冬兵没说话,但史蒂夫认为他是希望自己这么干的,于是他沿着石子铺成的小路穿过花园,打开门,走进了他自己不敢踏上半个脚印的旧居。


他径直走到壁炉旁边,摸索着打开了巴恩斯特意装上去的那一串小灯泡的开关,时隔太多年,只有五分之一还能亮,但这一点点光似乎一下子就让死寂了七十年的房子重新活了过来,史蒂夫走到窗前,向上推开玻璃窗,那个挺拔的影子仍然站在篱笆上,他的前面是大片茂盛的玫瑰花,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斜斜地照亮了他的侧脸和半边身子,照亮了那些带着露水的玫瑰花。


从1944年那个撕心裂肺的冬天,到2014年盛夏,70年后,美国队长伏在窗台上仰视他失而复得的爱人,第一次露出了真心实意的微笑。


冬日战士垂下眼睛,转身轻巧地落在街道上,几次腾跃就没了影子。


这一次,美国队长没有追过去,因为他很确定,他的小野兽,已经重新找回了家。


他不想把他吓跑了。



Steve realized as they paused for a moment, that he had never had a chance to pay attention to Bucky during battle when they had been in the heat of it with HYDRA: if he had, he had assume that he would have recognized his friend's enhancements long before the ice had happened.

不针对谁也不针对bl、gl、bg,所有的rps我都吃不下,除非真的公开承认了,说着不上升真人,可是哪一个不真情实感的希望多点互动多点糖最好cp能成真,人家如果有自己的男or女朋友,多尴尬啊。

大部分人对他们真正的对象甚至于绯闻对象都抱有敌意,好像婆婆看儿媳、丈母娘看女婿,哪哪都是毛病哪哪都是刺,鄙夷其遇大事不够果决冷静大气,嫌弃其见小事不够幽默风趣游刃有余,对本人不够体贴顺从大度,对外人不够温和有礼风度翩翩……这是要求二十四孝吧,封建专制倒塌一个世纪了。

不说本人之间的关系是否受影响,萌cp的人不会觉得尴尬吗……

每当进入贤者时间,都会有一种深深的自我唾弃和厌恶……

━━━━━━━━━━ ━━━━━━━━━━ ━━━━━━━━━━ ━━━━━━━━━━

2017.4.20

哦不,这看起来可能跟我的幻想对象有关。

被狼三虐的痛不欲生,哭的死去活来。